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科研动态> 列表

你若盛开  清风自来 

发布人:唐洪梅 发布日期:2015/1/28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2015年1月28日上午,我校有幸邀请到特级教师,研究员(正高级教师),市级骨干教师,市级优秀班主任,市先进工作者,渝中名师陶健老师为全校老师举行2014-2015学年度班主任工作论坛。

清瘦的陶老师没有思维缜密的讲稿,而是从她1988年在万县师范学院任教的经历开始,给大家讲述了一个又一个与学生在一起的感人故事。年轻时的陶健老师有着一头瀑布一样的青丝,一副甜美的嗓音,一副硬朗的身板。可现在,身高1.63米的她,却只有区区近100斤的带病身躯。这是因为她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献给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们。
自工作以来,陶健老师带过两届中师生,四届初中生,四届高中生。不管在哪里,每一届的每一位学生都能感受她真切的、发至内心的关爱之情。

凌晨一点,陶老师还因未到校的学生海洋辗转难眠,17个期盼的电话不停打到学生的家中,直到家长打来电话说孩子已经回家;为长疥疮的李健找单独的寝室,给他买新衣,坚持为他擦药、烫晒衣服一个月;为身体不好、瘦得皮包骨头的凯歌买垫、枕两用被,让他上课时放在椅子上当垫子,以免坐在硬硬的椅子上尾椎痛;每天早上放一个鸡蛋在办公室的抽屉里,让贫困学生交作业时悄悄拿走;当有精神分裂症的学生自我介绍说自己是最坏的混蛋时,她拥抱着他说诚实的孩子最可爱……她用真挚的爱无声地浸润着学生的心灵。

陶健老师说,她的过敏性哮喘其实是2000年一次重感冒留下的后遗症。那时的她也是班主任,因没有充裕的时间治疗,每次输液都只能利用午间的空隙以最快的速度把药“倾注”进血管里,这样一来,完全没有治疗效果,在拖了差不多一个月后,她昏倒在办公室。

抢救过来后,她的身体坏到了极点,生命里也再没有了夏天,整个人就像一块冰儿似的。为了与病魔抗争,为了能继续她的教育教学事业,她吃激素吃到头发昏、手打颤、脚抽筋、肉生疼,上课根本握不住粉笔,但她仍然坚持晚上输液、白天上班。

8年间,陶健被抢救过11次,家人也担惊受怕地为她签了11张病危通知书,她却没有一次迟到缺课。母亲曾哭着说:“你病退了吧,你看你连话都说不出来,怎么去上课?”但陶健仍然坚持:“退了,我的学生怎么办?反正这病在家也养不好,还不如多教教学生,多跟他们相处,日子兴许还好过一点儿。”是呀,连放假后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陶老师,又怎么舍得离开她的那些学生呢。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2008年7月6日,她再次被家人送往医院抢救。第二天,服用医生开出的美国舒利迭和英国顺尔宁两种激素后,她平躺着睡了8年以来的第一个安稳觉。

“你们现在看到的我,是病后最精神的我。”陶健老师笑着对参加论坛的老师们说:“虽然仍旧得吃激素,但最起码我能在活着的日子里干我想干的事。”陶健老师还如数家珍般和大家一起分享了学生们写给她的一封封书信、一张张贺卡、一段段视频,那些发至肺腑的话语,充满感激的文字和爱意浓浓温馨和谐的照片,记载下陶老师和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也是陶老师温软的关爱,真挚的引导与期望在学生的生命中静静的积淀。

陶老师的每一个故事都让人震撼,当一个班的班主任,任三个班的语文教学任务,与学生同吃同住,每周只有半天时间回家;探望在学校拿钢管打架的学生的父亲,并不宽裕的她还给孩子父亲送去慰问金;为了实现自己现已70多岁的小学老师四处走走的愿望而辛苦学车……也许,对她而言,这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凡。但对于我们而言,这些故事让我们接受了一次次心灵的洗礼,让我们对“细致入微”的关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在我们用心用情走进学生的时候,孱弱的生命变得坚韧而又充实,和煦的春风,自会徐徐吹来……